蚌埠新聞網>> 深讀周刊

蚌埠多舉措求解醫療人才之困

-

2019-11-01 09:22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余小喬/文 劉晨/圖

神經外科主任郭傳軍(中)正在和同事一起看片。今年3月,他作為高端醫療人才被市三院引進,是一名神經外科博士。“學科人才緊缺、優秀醫師青黃不接,再加上缺乏激勵,想來的人來不了,不行的人走不了……”醫院面臨的用人困境,曾令主持市二院工作的副院長闕勝利傷透腦筋。

闕勝利的頭疼事,也是包括市二院在內的蚌埠7所市級公立醫院面臨的普遍難題。盡管國家相繼出臺政策鼓勵醫療人才流動,但長期以來,由于在硬件水平、科研實力、薪酬待遇等方面存在比較劣勢,醫療人才引不來、留不住現象日益明顯。高水平人才缺口與外流并存局面,更是我市公立醫院的一大痛點。

在全市上下聚力建設淮河流域和皖北地區中心城市的征程中,區域醫療中心的“人才短板”要如何破局?

【缺口+流出】 醫技人才短板漸凸顯

限制醫療發展的瓶頸很多,其中“人才短缺”被公認是最大短板。隨著市區多所公立醫院土建工程相繼啟動,醫療人才短缺問題將在三年后集中爆發。

有人直言,未來三年,蚌埠市級公立醫院歷史上的硬件欠賬,將一次性被補齊。

此話絕非臆斷。

今年,市屬一二三四醫院新建或改擴建項目密集動工——3月6日,占地4.5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6.9萬平方米的市四院醫養護院區開工;4月16日,占地11.6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16萬平方米的市二院心血管病醫院動工;7月22日,占地面積2.5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8.3萬平方米的市一院綜合病房大樓破土;7月29日,建筑面積近8萬平方米的市三院急救醫學中心外科大樓奠基——將在三年后推動蚌埠醫療硬件水平實現整體躍升。

與此相伴而來的,是人們較為關注的“硬件上去了,軟件怎么辦”話題。

的確,單從各家醫院新項目所設置的床位數看——一院增加床位825張,二院增加1200張(醫療床位800張、康復養老床位400張),三院增加800張,四院新增600張(醫療床位300張、養老床位300張)——如果按“床位與衛技人員1:1.1”計算,僅四所醫院新上馬的項目,就需要衛技人員近4000人。數字之巨,如何一下子補齊補足?

而作為植根我市的唯一一所培養醫學生的高校,蚌埠醫學院的畢業生選擇走進蚌埠醫療系統的又有多少呢?

該校學生處就業指導中心宋老師告訴記者,2017年至今的三年,畢業的學生分別有3112人、2677人、2672人,就業率也都在九成以上,但留蚌就業(含三縣)的卻不超過一成,分別為10.1%、8.3%、9.2%。

一個更嚴重的事實是,2005年—2015年國家衛生年鑒顯示:全國有470萬醫學生畢業,卻只有75萬人加入到醫生隊列。換個角度說,即便不考慮未來三年的人才缺位問題,就當下而言,我市醫護人才短板問題就已經十分嚴峻。

關于這點,市政協專題調研組去年圍繞“區域醫療中心建設”開展調研所形成的報告文本,已經記下了重重一筆:“蚌埠衛生人才總體不足,權威型、專家型醫療人才和學科帶頭人等醫學高端人才缺乏,與區域醫療中心發展目標尚有較大差距”“高端人才引進難、留住難,直接影響了重點學科發展”。

與醫院的人才缺口相比,越來越不可控的人才流失也是醫療機構頭疼不已的問題。工作強度大、成長空間小、工資提得慢、想法得不到實現、專業技術得不到提升,都成為這個群體紛紛出走的原因。

兒科劉醫生在三院工作不過8年,已經親眼見證了3名高年資兒科大夫辭職找了新東家。與口腔科謝醫生關系要好的內科一大夫,在醫改動了個人利益之后,帶著全家去了深圳。席醫生所在的一院兒科,2010年一年就有4名已經培育成熟的年輕醫師選擇了離開,之后幾乎每一年都有醫務人員辭職。陳醫生履新二院呼吸內科主任之前,前任剛辭職去浙江不久;最近四年科室分批招了8個醫生,留到現在的卻只有4人……

而從我們在一二三院隨機訪問的數名在崗醫生的講述看,選擇出走的醫生有的跳離蚌埠去了別的城市,有的去了本市省級醫院,有的投奔了民營醫院,有的出來另立門戶創了業,還有的干脆棄醫從了商。

市衛健委副主任袁長江斷言:不管醫療改革如何探索,只要薪酬改革不到位,醫生留不住、引不來的現象就不可避免。

【內培+外引】 琢玉成器“兩手”皆硬氣

名院靠學科做支撐,學科靠名醫做支撐,名醫靠人才做鋪墊。誰占領醫療人才高地,誰就能引領學科發展;誰占有中青年人才,誰就擁有未來。

風決定要走,云怎么挽留?“在醫療衛生領域,‘墻角’是用來挖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醫生在采訪中直言,只要你是醫生眼中的“績優股”,就有可能撬走任何一家知名醫院的知名醫生,不論你是上級醫院、大城市醫院,還是民營醫院。

但醫療人才不同于其他,沒有多年的專業學習和長時間的崗位鍛煉,不可稱之為人才。一名成熟的、獨當一面的醫生,除了需要經過5年本科、3年規范化培訓、時間不等的住院醫師鍛煉外,還要經歷主治醫師考試、發表論文或主持省級課題、副主任醫師考試、主任醫師考試等,至少要十幾二十年。如果再讀個碩士或博士,僅專業學習就要11年。

由此可見,不經歷時間沉淀,不可能養成專業醫療人才;醫院流失一名醫療人才,損失不可估量:輕則只是損失一個人,重則影響一個學科、一個專科的和諧穩定可持續發展。

“建立健全衛生專業技術人才梯隊是醫院發展的必由之路!”在經歷內培人才紛紛出走的市屬各大醫院,發出了共同吶喊。

自稱“部分學科人才溫飽有余小康不足,部分學科勉強溫飽,個別學科吃不飽”的市二院,已經在殘酷的、赤裸裸的人才大戰中,為中青年醫療人才劃了重點。“中青年人才是醫院發展的關鍵,代表著醫院的未來,二院就是要在中青年人才培引上下功夫,助他們成長為學科中流砥柱。”副院長闕勝利在主持工作的第四個年頭,在破解了幾項棘手的歷史遺留問題之后,把工作重心放在了人才隊伍建設方面。

他提出的人才工作思路是:外引與內培并駕齊驅。也就是說,用二院所能提供的最優條件,從外部招引一批“雙高”(即高學歷、高職稱)人士作為二院“塔尖人才”。同時與上海長征醫院這樣的國內頂尖醫療機構合作,通過柔性引才開展傳幫帶。內培方面,則側重通過政策激勵提升技能、穩定人才。

據介紹,今年出臺的市二院高端人才引進暫行辦法,從經濟待遇、政治待遇、住房補貼、科研激勵等方面增添引才砝碼,目前已有2名擁有正高職稱的醫學博士與二院簽訂了意向協議。與上海長征醫院合作5年間,對方已有16名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長期駐點二院7個學科,做了2300多臺疑難重癥手術。在專家指導下,二院本土的一名泌尿外科醫生已經熟練掌握了泌尿專科精湛技藝,不久將代表國家出席世界泌尿學會年會。本土專技人員在職讀研讀博激勵辦法和科研獎勵、學術論文著作獎勵辦法,也已經形成初稿,年內將印發實施。

“為了避免因‘政策差異’導致‘招來女婿氣走兒’現象發生,我們決定,只要本土醫生達到相關獎勵標準,一律享受與外引人才同等待遇。”在闕勝利眼里,引才留才的激勵性政策無異于“指揮棒”一樣的存在,能指引醫院向著未來健康發展。

除了高端人才,入職不到五年的基礎性人才又當如何激活呢?二院也有自己的考慮:除了每月一次的“三基”(基本理論、基本技能、基本操作)測試檢驗崗位技能水平外,還在全院開展中青年崗位技術能手選拔賽,將選拔出的十佳能手送到外地培訓。“首屆十佳能手如今均已成為科室骨干,第二屆十佳即將啟程赴中國臺灣接受培訓。”闕勝利介紹,二院每年還選送一二十人到上海長征醫院接受至少6個月的培訓,“如此一來,五到十年時間,二院每個學科至少有兩至三人能在技術上做好承接,進而獨當一面。”

【上走+下沉】 守正創新“上下”齊發力

多方位協作、多渠道發力,推進優質醫療資源共享,創新異地人才交叉培育,促進醫療服務上聯下通,實現共同發展、共同提升。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這是自然現象,需要被尊重。但接受這一常態的直接結果,就是越基層的醫院,適宜的人才越少;級別越高的醫院,越能籠絡優秀醫學人才。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我市有數據統計的1615個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中,市屬三級醫院只有3個,二級醫院30個,其余大多是散落在基層深處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鄉鎮衛生院。這也就意味著,全市醫療資源呈現出較為明顯的平臺等級低、資源配置不均、發展不充分的現象。

“占絕對主流的基層醫療機構,卻是最缺乏適宜型醫療人才的地方,這是醫療領域發展極度不平衡不充分的表現。”在市衛健委副主任袁長江眼里,加大基層人才的培養和使用力度已是當務之急。前不久到固鎮縣劉集衛生院實地調研的經歷,讓他更加篤定了我省為基層醫療機構培養訂單定向免費醫學生的舉措足夠英明。

他告訴記者,安徽在2010年推出的醫學院校訂單式培養定向醫療人才的模式,在經歷5年高校培養、3年規范化培訓之后,已經于去年陸續在地方實踐中發揮出人才支撐的作用。“劉集衛生院原有80多個醫務人員,沒有一個是科班出身,去年就一次性接收了6名定向培養的本科生,成功刷新了該院建院以來的歷史。”袁長江認為,這種合作培養的模式運用在基層醫療機構,就是為基層輸送了人才、守住了陣地、激發了活力。

今年,五河縣也啟動了全科醫生的定向培養試點。為了防止外地時有發生的“寧可賠付高昂的本科學費、規培費和毀約費也不愿下到基層”的現象出現,市衛健委就此提出“對選擇沉入基層的訂單醫療人才高看一眼、厚愛一分”的全套方案,比如,生活上關心——在工資待遇、子女教育、住房等方面實行政策性傾斜,讓他們收入有保障、生活無后顧之憂;事業上關照——在科室建設、設備配置、學習深造、職稱評定等方面予以政策性傾斜,讓他們晉升有機會、發展有前途;在情感上關愛——在生活環境、工作環境、學習環境等方面營造和諧氛圍,讓他們安心工作、放心作為;政治上關懷——在入黨、升職上為他們創造空間,讓他們在基層有奔頭、有發展。

而近些年大行其道的城市醫聯體和縣域醫共體,也在認真回答著“醫療人才共建共享”這一命題。

這其中,飽受社會關注和美譽的市二院緊密型醫聯體——湖濱分院,已經在幾位高職稱醫師的帶領下,帶出了一批青年醫學人才。據透露,這里的青年人才也將在三年后部分充實到新院區的人才隊伍當中。

“市二院之所以在過去幾年選擇在東部、西部、南部以及固鎮縣建設了多個醫聯體分院,除了呼應分級診療的社會關切外,更重要的目的是希望以建分院的方式實現‘以院養院’,其中最大考慮就是人才儲備。”采訪中,闕勝利毫不避諱地表示,正在建設中的心血管病醫院,將在三年后面臨數以千計的人才缺口,“當年完成計劃不現實,三年期間每年儲備幾百人吃不消,只有通過每年小批量招聘,并寄希望于多分院的‘運營與儲備并重’,實現老院、分院與新院人才的充分交融,才能確保三年后的新院不會落入人才急缺的窘迫境地。”

而對于已經初步形成集團化、多院區、專科化局面的市二院,也首度生發出“向上走”的強烈愿望:待新院區建成,用三年磨合期實現良性運營,再用三年創成三甲并出效!(完)

深度閱讀

雙十一,狂歡過后 悔意陣陣
韻達快遞的快遞小哥王蒙說,雖然“雙十一”的投遞高峰已經逐漸過去,但是隨著賣家陸續發貨,買家不斷退貨,收件量仍然高居不下。 [詳細]
雙十一| 退貨| 收件量| 宋穎|
太湖世界文化論壇世界文化技藝(龍子湖)交流中心成立儀式暨中外文化交流高級別會議閉幕
此次會議由太湖世界文化論壇、中國日報社、蚌埠市人民政府、上海湘江實業有限公司共同主辦,由太湖世界文化論壇常務理事會、中共蚌埠市委宣傳部等單位承辦。 [詳細]
太湖| 文化論壇| 技藝| 時尚| 手工藝中心|
上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