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聞網>> 深讀周刊

分數至上 誰來關心孩子的睡眠

-

2019-11-01 09:25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李茂峰

最近一段時間,南京和杭州的減負舉措引發熱議。南京規定不許補課、不許考試、不許公布分數,學校之間互查,看孩子書包中有無課外作業。杭州規定小學生晚上9點、初中生晚上10點未能完成家庭作業的,可以拒絕再寫。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教育部門這一落實減負政策的舉措,卻引起了家長的驚慌:“我們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學渣。”

在教育競爭日益白熱化的當下,一種恐慌、焦慮的情緒在家長中彌漫,不少家長為了讓孩子能夠取得好成績,考個高分數,不惜剝奪孩子寶貴的睡眠時間,以“增負”的方式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豈不知這種違背自然規律、拔苗助長的方式,結果往往適得其反。

睡眠不足,孩子很“可憐”

學校剛放學,直接送進課外補習班;做完了課內作業,還要完成大量的課外班作業……家長對教育的“貪心”,讓“多睡一會”成為孩子最大的愿望。

揉揉惺忪的眼睛,勉強打起精神,不一會兒眼皮子又“打起架來”。雖然上午第一節課剛剛開始,吳小莉還是難以集中精力聽老師講課。

“昨天晚上11點半才睡覺,早上不到7點鐘就起了床,困得實在睜不開眼”。面對老師的詢問,吳小莉委屈得流下了眼淚:放學一回到家,媽媽先讓我彈琴,練完琴后,簡單吃點東西,就要寫課內作業。課內的作業寫完了,還要做課外班布置的作業。這些任務好不容易完成了,媽媽還讓我進行英語和古詩文朗讀“打卡”……

吳小莉今年上小學五年級,從幼兒園開始,媽媽就給她報了一對一的鋼琴課。為了讓她長期保持鋼琴這項“業余愛好”,媽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是彈1個半小時的鋼琴,鋼琴彈完才能做其他事。為了讓孩子功課上也保持優秀,除了學校的正常學習外,從三年級開始,媽媽又先后給她報了三個課外補習班。課外補習班也都有作業,雖然學校的作業并不算太多,但全部加在一起,每天僅做作業的時間就要用掉4個多小時。“我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覺”。吳小莉對記者說出了內心深處的聲音,說這話時,大眼晴里滿含淚水。

“我每天睡覺的時間可能只有7個小時”。10月28日下午6時許,在本市一中學大門口,一位剛剛放學的同學告訴記者,自從上了初中,睡眠就成了一件奢侈品。小學階段只有語數外三門主科,現在好了,除了傳統的老三樣外,又增加了物理、化學、生物、地理、歷史等課程,每一門功課家長和老師都想出成績。成績從哪里來?布置作業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每門課都有或多或少的作業,多的如語文每天要做一個多小時,少的也要做半個小時,這樣幾門功課加在一起,做作業花費的時間就不少了。

“你家孩子一天能有多少睡眠時間?”“一般情況下晚上10點半上床,上床后孩子還要聽一會故事,真正能睡著大概要到23點鐘。”10月26日下午,在寶龍城市廣場一家課外培訓機構的等候大廳,一位等待孩子下課的家長告訴記者,他家孩子今年上小學四年級,下午4點50分學校的延時課堂下課后,他先帶孩子吃點東西,這樣回到家里差不多接近18點鐘。由于孩子喜歡看書,每天走進家門就先看1個小時的書,然后開始寫學校的作業,學校的作業一般需要2個小時。寫完學校的作業以后,還要完成課外補習班的作業。英語和閱讀課老師要求每個孩子每天都要在微信群里進行語音或視頻“打卡”,這些“剛性”的任務完成后,一般也到了晚間10點鐘左右。睡覺前聽故事是孩子給自己要求的一項福利,這樣一連串的規定動作完成后,至少11點鐘才能真正進入睡眠。晚上11點睡著至早上7點鐘起床,這樣算來,基本上睡眠時間也只有8個小時。

“現在孩子真可憐,有幾個能睡一個飽覺的!”在華夏第一街區一英語培訓機構門前,一位送孫子前來學習的老人向記者坦露心聲:過去雖然物質條件差,但每個孩子都能睡到“自然醒”,你看看現在,經濟條件好了,孩子的物質條件都能滿足,唯獨無法滿足孩子的睡眠,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許多家長規定孩子任務不完成不準睡覺,這樣下去,孩子的身體怎么能受得了?

隨著家長“拼教育”之勢愈演愈烈,中小學生“缺覺”現象更加嚴重。今年3月17日,中國睡眠研究會發布的《2019中國青少年兒童睡眠指數白皮書》顯示,現今中國62.9%的青少年兒童每天睡眠不足8小時,初高中生這一比例達到81.2%。專家進一步指出,由于這個數據“平均”了廣大農村和城市,如果把城市里的孩子單獨拿出來統計,實際情況則遠遠低于這個“平均數”。

中小學生每天到底需要睡多長時間?2008年教育部頒布的《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對此作出明確要求——小學生必須保證每天睡眠10小時,初中生每天睡眠時間不低于9小時,高中生則不能低于8個小時。如果以此為標準計算,現今中小學生的睡眠時間與標準要求相比,則少了2個小時左右。

難以兩全,家長好糾結

雖然家長也知道充足的睡眠有利于孩子成長,但在“分數崇拜”的偏好下,當睡眠與成績在天平上發生傾斜時,家長們已將孩子的健康拋在了腦后。

“睡眠是人類的自然需求,睡眠不足就意味著人體機能無法充分調整,長此以往,對身體健康就會產生極大危害”。作為市政協委員、蚌醫二附院副院長鄒杰長期關注少年兒童的睡眠問題,他曾在提案中多次呼吁社會“將睡眠還給孩子”。

睡眠不足的危害到底有多大?鄒杰說,生長激素能促進骨骼生長,促使軀體增高。睡眠狀態時的生長激素分泌明顯增多,而非睡眠狀態時生長激素分泌較少,因此,青少年要想發育好、長得高,首先應保證充足的睡眠。另外,睡眠還是機體復原、整合和鞏固記憶的重要環節,經常睡眠不足,會使人體免疫力和抵抗力降低,嚴重時還可能誘發其他疾病。

“媽媽,我實在太困了,我想先睡一會。”“不行,沒練完書法,不準睡覺!”深夜11點,經開區百合公館7號樓一戶人家彌漫著“火藥味”。此時媽媽正一手拿著已經蘸好墨汁的毛筆,一手拉著孩子的小手。已閉上眼睛、癱軟在床上的孩子只得勉強站起來,來到書桌前……

“起來‘打卡’吧,打完卡給你10塊錢獎勵。”說這話時,一位媽媽已經點開了手機上的朗讀軟件。同一個小區,同樣的時間,這位媽媽正以“利誘”的方式,讓孩子完成自己布置的課外作業。

“睡眠不足對孩子的身體發育不好,你們知道嗎?”“我們也知道孩子需要睡眠,但如果不比別人更‘拼’,怎么能超越別人家的孩子呢!”在本市一示范學校門口,一位接孩子的家長滿臉焦慮地坦露心跡:“現在的競爭太激烈了,為了在班級的成績位次不落下,孩子只能比別人更努力。”

“我們也心疼孩子,但為了考個好成績沒辦法呀”。在藍天花園小區,一位家長向記者坦陳,如果孩子順利完成了當天的任務,她就會感到一身輕松,如果孩子沒有完成任務,自己內心就會很“恐慌”。“與其如此,不如狠狠心,讓孩子完成全部作業再睡覺。”

教育功利,疙瘩咋解開

犧牲睡眠換分數,是教育功利化的產物,在功利目的之下,只顧眼前分數,不顧孩子健康,是一種舍本逐末的行為。沒有一個健康的體魄,分數的實際意義還有多大?

“犧牲睡眠并不能換來好成績,很可能相反”。蚌埠二中黨委副書記冉一鳴認為,青少年學生對睡眠時間的要求較高,如果睡眠時間長期得不到保障,就會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精神萎靡,這樣學習效率就很難提高。提高學習成績,不能以犧牲睡眠為代價,拼時間消耗。“如果睡眠時間得到了保障,學習效率提高了,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睡眠時間足的孩子,上課精神頭好,理解吸收知識更多。長期睡眠不足的孩子,上課容易走神,學習成績也難如人意”。長期堅守在教學第一線的蚌埠二十六中政教處主任季敏認為,目前學校布置的作業并不是太多,孩子睡眠不能保證的根本原因在于家長不斷給孩子“增負”。

記者采訪的事例客觀上也印證了上述觀點。不少學生反映,學校布置的作業在延時課堂上就能完成大部分,最難以招架的是課外輔導班的作業。星期六、星期天有各種興趣班和課外輔導班,原本指望星期一到星期五學校延時課結束后“喘口氣”,但出了校門還是被送進了課外輔導班。每天學校的作業做完了,還有大量其他作業等著。“我們在爸爸媽媽的眼里就是一個做題的機器,恨不得讓我們不吃飯不睡覺,所有時間都用來學習。”

隨著教育部門一次次的減負行動,學校的課業負擔現在確實減輕了,但家長給孩子增加的負擔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

“學校減負有什么用,中考、高考等選拔性考試能取消嗎?”采訪中,家長們的言語中流露著無奈:現在教育改革的方向是素質教育,但中高考拼的仍然是分數。如果不想讓孩子在考試中被淘汰,就無法繞過“分數”這個話題。要想分數考得好,多學多干不可少。

“家長的做法,是教育功利性最直觀的反映”。市政協委員徐豪舉例說,最近成為熱門話題的南京推進素質教育減負和杭州推出“減負33條”,引發“南京市民發瘋”和“杭州市民驚慌”就是明證。

南京的做法是不許補課,不許考試,不許公布分數,不準按成績分班,學校之間互查,看孩子書包里有沒有課外練習。杭州“減負33條”更為具體:小學生晚上9點、初中生晚上10點,未完成家庭作業的,經家長簽字確認后,可以拒絕完成剩余作業,同時明確要求要保證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每天睡眠不少于10小時、9小時、8小時。

讓教育部門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保障孩子睡眠時間的政策一出臺,立刻引起家長的驚慌:這樣減負,孩子考上大學的幾率還有多大?有的家長甚至表示,家里的事輪不著你管,孩子作業不做完就別休息睡覺。

“為什么保障孩子睡眠時間的政策不受待見?歸根結底還是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之爭。”在分析這一現象時,徐豪表示,受中高考教育制度的影響,越來越多的學校和家長也陷入了“唯分數論”的誤區,呈現出來的是一種畸形的功利教育觀。這種思想觀念層面的“荊棘”,也給當下的教育減負添了堵。(完)

深度閱讀

雙十一,狂歡過后 悔意陣陣
韻達快遞的快遞小哥王蒙說,雖然“雙十一”的投遞高峰已經逐漸過去,但是隨著賣家陸續發貨,買家不斷退貨,收件量仍然高居不下。 [詳細]
雙十一| 退貨| 收件量| 宋穎|
太湖世界文化論壇世界文化技藝(龍子湖)交流中心成立儀式暨中外文化交流高級別會議閉幕
此次會議由太湖世界文化論壇、中國日報社、蚌埠市人民政府、上海湘江實業有限公司共同主辦,由太湖世界文化論壇常務理事會、中共蚌埠市委宣傳部等單位承辦。 [詳細]
太湖| 文化論壇| 技藝| 時尚| 手工藝中心|
上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