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聞網>> 社會

扎心! “校園暴力”曾經就在TA身邊

-

2019-11-06 09:09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何沛

這段時間,隨著電影《少年的你》的熱映,校園暴力、校園霸凌又一次出現在了公眾面前。在電影院里,有的人潸然淚下,有的人陷入深深回憶中,有的人開始暗自譴責,有的人開始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否也在經歷著他們所不知道的事件……

“你曾經被‘校園暴力’、‘校園霸凌’過嗎?”淮河晨刊記者在網友和身邊朋友做了一個小調查,結果發現,有的人曾經遭遇過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校園暴力”,有的人曾經是施暴者,也有的人則是不出聲的冷眼旁觀者、跟隨者,只有少數人真正地站出來為同學“發聲”。他們,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校園,是我青春期的痛”

1986年的慧慧,在電影院里看得失聲痛哭。她想到了自己的校園生活,從上小學到高中的12年里,很少被人溫柔對待。

“小時候我的身體很差,整個人很瘦小,一直到高中,我總是站在第一排第一個,總是坐在第一排的那一個。”慧慧苦笑著打開了話匣子,“或許是因為太弱小,性格又特別懦弱,在人面前也不敢出聲,從來不會舉手回答問題,就連老師也不太喜歡我。”

時隔多年以后,慧慧覺得是自己的格格不入,遭到了其他同學的歧視。六年級時,有一次課間,她獨自上廁所回到教室,往凳子上一坐,察覺屁股上一片濕潤,原來凳子上被潑上了水。抬頭一看,周圍的人不時地看著她,隨即低頭竊竊私語、不時笑出聲。“這一幕多像電影里的情節啊。就連同桌也是一聲不吭地低頭看書。”慧慧說,“我當時很害怕、很羞恥、很憤怒,想站起來呵斥每一個人,但是我站不起來,我怕他們所有人一起嘲笑我。”一節課45分鐘,慧慧將濕掉的褲子焐到7成干。

“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件事,集體活動沒有人帶我玩;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只要是我,底下就是哄鬧;跑步的時候,突然有人伸出腳絆我一下;發下來的作業本,總是臟兮兮的;人離開一會,再回到座位,總要小心翼翼地翻下書包和鉛筆盒,就怕蹦出來蟲子什么的……”慧慧回憶,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小學和初中的九年,我十分害怕去上學。到了高中,情況稍微好一點。

為什么不告訴父母和老師呢?慧慧輕笑了一聲,“沒有用。父母一開始會找老師,后來煩了會說我沒用。老師開始會找調皮的學生,到后來也就斥責幾句。與其這樣,不如什么都不說。”

“長期的心理折磨,肯定會影響學習。成績不好,也會成為同學群嘲的對象。”慧慧說,周冬雨扮演的陳念在練習本上寫的一句話:“我們生活在陰溝里,但有人依然仰望星空。”她曾經在一個日記本里偷偷寫過,“再堅持堅持,考上大學你就勝利了”。就像電影里的那個女孩一樣,一遍遍告訴自己,只要上了大學就好了。“以后,我要當老師,讓和我一樣的孩子有希望。”

慧慧的愿望達成了,也正如她所說,她關心著班里每一個孩子,關心班里每一個弱小的孩子。

在采訪中,有的人和慧慧有著相同或類似經歷,這些回憶成為他們記憶深處不愿意觸及的傷疤。“別看我現在這么健談,還是半個自媒體人,但你無法想象我的學生時代,永遠坐在教室的角落,被人嘲笑,被人奚落,甚至同學不開心了還要打我幾下讓他們開心開心。”小安說,“如今,我能健康、陽光地生活,是花了四年大學時間不斷磨練的結果。”

“原來曾經的我,給他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傷害”

看著電影中的女生被欺負的片段,曉楠沉默了。

“原來少年的我,是那么渾。”90后的曉楠,面容清秀,談吐溫和,讓人無法與“施暴者”三個字聯系起來。

曉楠上學期間成績優異,家庭條件也很好,周邊不乏有她的“擁護者”。“我身邊的朋友很多是成績好、家庭條件好、長的好的,家長疼愛老師喜歡,無論我們犯了什么錯,因為成績好嘴巴甜,最后老師和家長只是批評幾句。”深諳這個道理的曉楠,開始享受這種感覺。

“我就是班里的‘王’,沒有人敢忤逆我。人總有劣根性,看到弱小的人,就想欺負他。”曉楠說,現在想來,年少的她,思維甚至有些變態。在班級里,有個長得很瘦弱的男生,成績也差,身上總是有股魚腥味,幾乎所有的同學都不喜歡他。這個男生,就成為曉楠和其他同學捉弄的對象。

“我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臭咸魚’,每次經過他身邊,都會捂著鼻子用力地踹向他的課桌。而他,總是低著頭一聲不吭。”也許是少年人玩心大起,卻得不到相應的回應,所以曉楠就更加變本加厲,找人撕他的作業、課本,放學后將男生堵起來,不讓他回家。

“那時候沒有想那么多,就覺得這是無聊的學生生活需要調劑,他就是調劑品。高二下學期,這個男生轉走了。這么多年了,班級里沒有一個同學能想起來他長什么樣,也沒有一個同學記得他的名字。”曉楠說,“他肯定是恨我們的。或許,到現在還一直怨恨。對不起,這三個字也不能抹去我們曾經對他的傷害。只希望他在遠離我們的時光里,被生活溫柔以待。”

“我不想被孤立,只能選擇跟隨”

似乎每個經過校園時代的人,都會有被孤立或者去孤立他人的行為,那個曾經被大家嘲笑、孤立的同學,現在過得怎么樣?“上學時,可能大多數人是隨大流的,面對‘校園暴力’,可能選擇視而不見,也有可能成為‘施暴者’的跟隨者。我不想被孤立,只能選擇跟隨。”00后的小宇,是一名插班生。家庭條件不好的他,學習成績格外優異。

“校園暴力,已經是近年來熱議的話題,比校園暴力更可怕的,是被孤立,它會兵不血刃慢慢折磨你。”小宇說,班級里有個女生特別胖,可能快200斤了,學習成績又差,身邊沒有一個好朋友。

一開始,小宇對大家的惡作劇并沒有放在心上。“有一次,大家做的過火了。有人在上課起立時抽掉了她的凳子,她整個人就摔在了地上,半天沒起來。班級所有的人哄堂大笑,卻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去扶她。還有人嘲笑她是豬。”小宇說,當時他覺得身邊的人太過分了,就和同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同桌的眼神很奇怪,“你在這裝什么好人?”這句話突然讓小宇想起,自己作為插班生,也并不太招人待見。如果不是經常將自己的作業、試卷給其他同學抄,可能自己也是被孤立的那一個。

“你無法想象一個少年人,他的行為有多惡。至今想到那個女生掙扎著爬起來后,滿臉通紅地坐在位子上哭泣的情景。我不敢問心無愧地說出我不是施暴者,因為我的確做錯過,我一直歉疚于心。”小宇說,“希望今后我的孩子不會遭遇這樣的對待。”

多年后,小宇在一次同學聚會時聽到,那個200多斤的女生,如今體重90斤,如果走在大街上,誰都不會再認出她來。

□記者手記 愿所有的青春都被溫柔以待

校園暴力、校園霸凌,因為《少年的你》,再一次扯下了它的遮羞布。

這是一次頗為沉重的采訪,幾乎每一個采訪者在采訪中,都曾流淚、哽咽。原來,校園暴力離我們并不遠。事實上,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校園暴力事件見諸媒體報端、網絡,面對各種各樣的校園暴力,只能改一句廣告詞來形容了:沒有最暴,只有更暴!但是,只有少數的暴力事件當事人選擇報警,而報警后,也都以學校主導處理居多。

采訪完畢,記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不只是因為他們的經歷帶來的震驚,而是校園暴力可以帶給人如此極端的絕望和后遺癥。

曉楠、小宇后來看過很多有關校園暴力的影視作品和資料,希望從中找出解決的方法。現在的他們比以前強大了,但是仍不愿意將這段往事拿出來與家人、朋友說。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我們沒有聽過一聲道歉,我們沒有得到學校的保護和師長的安慰,也沒有來自家庭的理解。經歷過這些的人,需要花很久或者一輩子的時間來治愈自己。”

有一位觀眾看過電影后感嘆道,沒有經歷過校園暴力,無法感同身受……心疼每一位被校園暴力過的孩子。他希望,每個人的青春都能被溫柔以待。

深度閱讀

東海大道高速口何時開通?新建體育場館咋不開放?
市體育局回復:網友你好,感謝你對我們服務工作提出的意見。 [詳細]
回復| 網友| 咨詢|
市委主題教育形勢政策教育集中學習研討會召開
汪瑩純強調,主題教育已經進入關鍵時期,各級各部門要認真對照主題教育工作方案,按照時間節點扎實有序推進,進一步加強理論學習,進一步抓好問題整改,進一步查擺征求意見,進一步抓好統籌結合,把開展主題教育與落實中央和省、市委決策部署、與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等結... [詳細]
汪瑩純| 制度| 四中全會| 底線|
上海快3开奖公告